首頁>文藝評論>聚焦

光明日報: 問診玄幻劇

時間:2019年08月14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楊洪濤
0
問診玄幻劇

電視劇《花千骨》劇照 資料圖片

電視劇《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劇照 資料圖片

電視劇《招搖》劇照 資料圖片

  【文藝觀潮】 

  大眾對2018年火爆網絡的古裝玄幻作品《香蜜沉沉燼如霜》《哦!我的皇帝陛下》《雙世寵妃Ⅱ》《武動乾坤》的熱議尚未散去,《新白娘子傳奇》《封神演義》《絕世千金》《招搖》《宸汐緣》等同類作品今年又卷土重來,一邊被業界和許多觀眾詬病、吐槽,一邊又在社會上掀起股股追劇風潮。玄幻劇創作播出領域這一吊詭現象應該引起業界關注。 

  近幾年,隨著網絡小說IP改編風氣的盛行,大量玄幻小說被改編成電視劇。玄幻劇成為近年來影視創作最為活躍的類型之一,也是當代影視文化的有益補充。從某種程度上看,玄幻劇和網絡游戲有異曲同工之處,即讓用戶獲得強烈的代入感和情感的滿足感,讓現實世界無法實現的光榮與夢想,借助虛構情境和人物得以實現,使用戶獲得極大的心理安慰。玄幻劇熱播并引發熱議的現象,是網絡文化、網絡寫手和網絡粉絲共謀的結果。然而,隨著一些玄幻劇的走紅,大量良莠不齊、粗制濫造的跟風之作倉促上馬,破壞了行業的審美生態。不僅如此,一些創作者為了增加收視賣點和娛樂效果而胡編亂造,隨意添加現代元素,顛覆起碼的古代情境,掀起一股歷史虛無主義的創作歪風,產生了消極的社會影響。

  人物立不住 

  人物立不住是玄幻劇最大的問題。現在播出的玄幻劇,大多數都有著相似且艷俗的人物形象和人物關系。比如作為“上流神仙”“傲嬌王族”的男主角總是心思縝密、清心寡欲,有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驕傲和冷漠。而作為“草根小妖”“迷糊丫鬟”的女主角總是心性純良、活潑俏皮,有著人見人愛的姿色和幸運。這種人物設計用一次可以,用多了就會讓觀眾審美疲勞、味同嚼蠟。再者,大多數作為配角的“神仙妖怪”外形和性格都辨識度不高,完全可以從一部劇穿越到另一部劇。比如惡魔一律兇相畢露,小妖全都齜牙咧嘴,女主角的情敵總是妖冶魅惑、心腸狠毒。人物過于扁平化,對于人物關系的搭建和戲劇沖突的完成都是一種弱化。

  人物想要立得住,必須有推動其行為邏輯和話語方式的心理動機,并在此基礎上表現人物的人性與神性(魔性)的對立統一,勾勒出專屬于某個角色的人物弧光。《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里的夜華,《花千骨》里的花千骨,之所以能夠得到觀眾的普遍青睞,正是因為角色的塑造骨血豐滿、人情味十足,使觀眾產生共情效應。

  故事講不通 

  為了提升受眾黏性、獲取最大化的經濟利益,玄幻劇的創作者在根據用戶體驗調整故事架構的過程中,逐漸形成模式化的創作套路。比如主角一般都會受到神祇的眷顧,獲得某種神奇的法力,有著傳奇又神秘的身世,或草根逆襲、或天命貴胄,擁有救贖自我的宿命,肩負著拯救蒼生的偉業,然后一路打怪升級,走向人生巔峰,修成正果。如果能把這套邏輯講清楚,也算及格。還有很多作品甚至連完整的故事都講不明白,只能借助某種“神仙力量”來縫合橋段之間的裂痕,掩飾不合邏輯的硬傷。有的劇作經常出現匪夷所思的愛和無緣無故的恨。比如男神仙高冷傲嬌甚至有著近乎病態的性格缺陷,卻偏偏被眾位女性角色愛得死去活來。被“封印”的妖魔,心中總懷有莫名其妙的仇恨,無法釋懷。女主角在打怪升級的道路上總會被閨蜜或者遠房親戚算計,而且總是來得突然、悔得生硬、沒有緣由。還有的作品強行拔高主題,生硬地在故事中添加熱血勵志元素,牽強附會地展現所謂家國情懷,讓作品顯得空洞做作、文不對題。

  坊間有云,“古裝劇比歷史劇好寫,玄幻劇比古裝劇好寫”。因為玄幻劇如果劇情不成立,就可以把所有問題和責任都推給“大羅神仙”。殊不知,從《山海經》到《西游記》,所有講述神怪世界的故事首先都要立足于人間邏輯,并在此基礎上展開天地玄黃、四海洪荒的廣闊想象,勾勒出神界、人界和魔界的眾生圖譜。可見,作品要想富含藝術魅力、精神營養和思想內涵,必須從夯實文本的基礎工作做起。

  創作跑偏了 

  玄幻劇還存在創作理念跑偏的問題。在資本的蠱惑下,一些玄幻劇的創作比玄幻劇本身更“玄幻”。為了迎合主流收視群體即青年受眾的審美偏好,制片方往往將名氣大、粉絲多、片酬貴的流量明星當成選角的主要方向。許多玄幻劇為了鎖定流量明星就一味地壓縮制作成本,導致玄幻劇不可或缺的視覺特效和服化道方面缺乏足夠的資金支持。于是,特效失真、置景簡陋、裝束粗劣成為許多玄幻劇的通病。此外,部分流量藝人徒有靚麗光鮮的容顏而缺乏內涵和演技,表演或僵硬或夸張,給人以尷尬失真的觀感。比如某玄幻劇里,女主角佩戴具有美瞳效果的隱形眼鏡,在特寫鏡頭下清晰看見。另一部劇中的女演員則在棚內綠幕前完成拍攝,然后靠后期“摳圖”完成外景戲份。須知,僅憑流量藝人濾鏡之后的精致容顏,難以中和拙劣的劇本、演技和特效,創作者必須在藝術本體上下功夫。

  玄幻劇若想成為影視藝術生態家園中長久綻放的美麗花朵,必須調整創作思路、擺正創作心態。首先,要有大格局。創作玄幻劇,應有思接千載、視通萬里的創作視野,既要通曉古今中外的神話典籍和民間傳說,又要把握時代精神以及目標觀眾的審美訴求。不應把創作視野拘泥于個人修仙或復仇之旅上,而是要用三界神話和十方神器折射現實人生、描摹世間百態,在成就小我與觀照大我之間找到平衡點,把個人的生命理想與更大的濟世情懷相融合,給人以扶危濟困、懲惡揚善的正向價值引領和正義終將戰勝邪惡的心理寬慰。總之,優秀的玄幻劇不應該是孽緣叢生、虛幻縹緲的,而應該是滌蕩心智、鼓舞人生的。其次,要下真功夫。從某個角度看,玄幻劇創作比基于現實的創作難度要大。因為要想把玄幻故事講述得令人信服、可知可感,甚至獲得觀眾的心理認同,創作者必須反復打磨劇本、不斷推倒重來,嘗試在虛構的神怪空間搭建全新的世界格局,設置既符合世俗邏輯又具有顛覆精神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并利用時空穿越、生死輪回等敘事動力,完成故事框架和人物關系的架構。再次,要能沉住氣。近年來,業界出產了大量玄幻劇,已成積壓之勢,至少需要幾年才能完成市場消化。目前,在政策調控下,玄幻劇的播出渠道已大部分轉移至網絡平臺,競爭更為激烈。短期內玄幻劇的前景并不樂觀。因此,創作者更應該靜下心、沉住氣,在價值引領、藝術引領層面進行自我修復,以期在不久的將來實現玄幻劇的創作超越。

  (作者:楊洪濤,系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副教授、博士) 

(編輯:陳寧)
會員服務
极速pk10-全天极速pk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