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產業>行業要聞

文化金融,在壓力下創新前行

時間:2019年08月16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金巍 楊濤
0

2018年文化產業各相關行業流入資金排名與占比 

2012—2018年財政部文化產業專項資金額度 

  《中國文化金融發展報告(2019)》(以下簡稱《報告》)是社科文獻出版社藍皮書系列之“文化金融藍皮書”的第三本報告,由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與中國文化金融50人論壇共同推出。2018年,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成立了文化金融研究中心,為進行文化金融研究提供了更好的專業隊伍和機構保障。

  今年的《報告》關注重點包括3個方面:一是政策環境和監管環境對文化金融發展的影響;二是進一步聚焦文化金融的基礎性問題,如文化產業信用管理、文化企業無形資產評估、文化金融市場信息系統等;三是兼顧區域發展視角,重點關注了我國正在形成的一些文化金融中心城市的發展情況。

  大環境:

  文化產業是國家改革要點

  2012年以來,雖然國民經濟發展整體下行的形勢嚴峻,我國文化產業發展依舊行進在中高速發展區間,可以稱之為“新常態速度”,即11%至13%之間。2018年,文化金融發展的總體環境更為趨緊,政策方面防風險壓力持續,文化監管加強,股權資本市場普遍低迷,文化金融在多重壓力下前行,正處于發展的成長期。

  我國的文化產業發展是與文化體制改革、文化政策緊密相關的。2018年,在國務院機構改革中,文化相關行業主管部門做了調整,文化部與國家旅游局合并組建了文化和旅游部,除此以外,還組建了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國家新聞出版署(國家版權局)、國家電影局等。在廣播電視、網絡文化娛樂、游戲等領域加強了監管,我國先后出臺或發布了一些政策文件。

  由于國家近年來對財政資金的引導和杠桿作用越來越重視,這些方面的政策變化對文化產業和文化金融發展也產生著很大的影響。我國的文化財政政策與文化產業相關的主要是發放文化產業專項資金、設立或注資文化產業投資基金、設立國有文化投資機構和推動文化領域PPP等。2018年,財政部下達文化產業發展專項資金共計30.5億元,為了更好發揮財政資金引導和杠桿作用,財政部已經開始改變使用方式,文化產業專項資金呈逐年下降的趨勢。2018年起,文化金融扶持計劃不再納入財政部重大項目。2018年2月,財政部公布了第四批PPP示范項目名單,共計396個項目,涉及投資額7588億元,其中文化類項目共計56個,占比約14%;與第三批PPP示范項目相比,文化、旅游及體育項目數量增加了25個。2018年11月,文化和旅游部、財政部聯合發布《關于在文化領域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的指導意見》(文旅產業發[2018]96號)。在影視領域,針對最引人注目的“陰陽合同”事件,2018年10月2日,國家稅務總局下發《關于進一步規范影視行業稅收秩序有關工作的通知》。

  總體上,金融政策與金融監管環境持續趨緊,服務實體經濟與防風險并行。一方面,文化產業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所占比重較高,國家在金融支持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方面的政策非常給力。如2019年2月1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干意見》。另一方面,防范金融風險依舊是重大攻堅任務。

  市場視角下的文化金融

  商業銀行是債權類文化金融的主要力量。近年來,以中國工商銀行、北京銀行、杭州銀行為代表,銀行業對文化產業信貸市場的投入較大,在產品創新、組織創新、服務創新方面取得很大的成績。在政策推動和銀行業的努力下,文化產業信貸市場規模有很大增長,文化產業貸款余額已從2011年的不足千億元到2018年的增長了8倍以上。中國銀行業協會于2018年8月發布的《銀行業支持文化產業發展報告(2018)》顯示:截至2017年末,包括政策性銀行、大型商業銀行、郵儲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在內的21家主要銀行文化產業貸款余額達7260.12億元;自2013年以來,21家主要銀行文化產業貸款余額平均增長率達到16.67%,高于同期人民幣貸款余額增長率2.98個百分點。

  債券市場也是文化產業融資的重要渠道,但在整體債券市場中的比重仍然非常低。根據Wind資訊數據統計,2018年文化產業企業(證監會行業分類——傳播與文化產業)發行債券有所回升,共發行債券49支,發行支數占全年債券發行數量的0.13%;發行金額272.2億元,占全年債券發行總額的0.08%。

  2018年的股權投資市場總體趨緊,在私募基金市場更是遇到“寒冬”。根據新元文智—文化產業投融資大數據系統的數據,2018年我國文化產業通過私募股權融資、上市首次募資、上市再融資、信托、新三板融資、眾籌渠道總流入資金2074.88億元,比2017年有所下降。2018年有20家企業上市,較2017年減少18家;2017年至2018年,我國共計新增303家文化企業掛牌新三板,其中2018年新增47家,較2017年減少209家,降幅達81.64%。

  在2018年出臺的文化金融相關文件中,文化保險依舊是重要的內容。在實踐中,出現了一些有亮點的探索,如宋城演藝、太平洋產險浙江分公司、浙江涌嘉保險經紀有限公司三方共同簽署了全面戰略合作協議;上海育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成立了影視制作保險風控管理網站“拍片保”等。

  其他層次的資本市場在文化產業資本市場中的作用也開始顯現。區域性股權交易市場方面,如2018年12月,浙江省股權交易中心文創板開板,省內30家優質文創類中小企業首批上板。中證機構間私募產品報價與服務系統是由中國證監會授權中國證券業協會管理的全國性場外市場,是中小企業信息展示、項目宣傳、資本運作的重要平臺。2018年起,中證機構間私募產品報價與服務系統與長沙天心區合作設有文化創意金融綜合服務平臺。深圳文化產權交易所也在原有“文化四板”上進一步提出了“文化產業板”業務框架。

  行業視角下的文化金融

  在2018年,電影金融市場有收緊的趨勢。藝術品市場的發展主要是基于高凈值客戶對財富傳承、避稅管理、資產投資等金融理財方面的需求,近年來,國家和地方從政策層面逐步重視藝術品金融化的國際化進程,逐步放松藝術品金融國際化的外部條件。傳統媒體中,圖書業與劇集行業企業在權益資本市場(無論二級還是一級)都較為冷淡。但圖書行業企業的債券融資尚在規模以上,劇集行業企業債券融資較少。反觀新媒體,其行業頭部公司的資本運作都較為活躍,且市場認可度都較高。2018年國家政府及相關部門先后出臺系列政策促進和規范行業發展,主要包括推動創意設計與主題公園、鄉村旅游等方面融合發展,豐富其融資渠道、加強所得稅收優惠和行業監管等幾個方面。創意設計服務領域的私募股權融資進入高速發展時期。

  發展文化金融的政策建議

  行業應進一步推動機構專營化、產品專屬化及要素市場專門化建設。

  應結合中小銀行改革形勢,鼓勵中小銀行設立專營支行,鼓勵特色行向專營行轉型,應對文化金融專營機構有所傾斜。二是制定文化金融機構專營化的相關公共標準,如文化產業專營銀行的標準等。三應重點推動在文化保險、文化擔保方面成立文化產業服務方向的專門機構,彌補短板。

  經過近十年努力,以信貸市場產品為代表的文化金融產品體系正在形成,其中一些產品已經具有了專屬化性質,但還存在類型不平衡、效果不充分等問題,如信托、保險、文化融資租賃等方面仍較為匱乏。

  為了進一步推動文化要素市場專門化,一方面,應進一步推動多層次資本市場中文化產業服務的力度和廣度,探索獨立的文化產業資本市場建設,探索建立與主板、科創板和創業板相連接的文化創意類資本交易市場;另一方面,加快推動文化產業要素市場的專門化建設,以資本市場為中心,整合人力資源市場、知識產權市場(版權市場和技術市場),借鑒深圳文化產權交易所的經驗,在全國形成三到五個專門化的區域性文化產業要素市場。

  在當前文化金融發展的規范與創新平衡發展時期,文化金融基礎設施建設顯得尤為重要。文化產業信用體系和無形資產評估體系又是文化金融發展的兩大支柱。應構建公共服務性質的企業信用信息系統,金融機構的文化企業信用管理體系、社會組織的文化產業信用管理體系、社會信用機構(征信和評級)的文化企業信用服務體系等。2010年至今,信用體系建設一直是政策重點,但由于處于成長期的產業階段,人們過于關注產業規模的增長,還未深刻理解信用體系對于發展的重要意義。

  無形資產評估體系是文化金融發展的另一個支柱。2016年3月,中國資產評估協會發布了《文化企業無形資產評估指導意見》,對文化產業無形資本評估、流轉提供了很有價值的參照系。但由于目前政策顯得零散,需要出臺專門政策,并推動政府法規性立法,同時在執行層面推動細則等出臺。

  應大力推動文化金融專項統計與文化金融市場信息系統建設。我國目前的文化金融市場信息無法反映發展實際,建立文化金融專項統計制度,將有利于政府決策部門有針對性地制定政策或作出決策,有利于金融服務文化實體經濟,有利于防范由文化金融領域引發的金融風險。

(編輯:王少杰)
會員服務
极速pk10-全天极速pk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