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網絡文藝>網絡文藝創作

“屏傳”時代,如何講好今天的故事?

時間:2019年08月0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志勇
0

  近日,經遼寧省民協推薦,全國首個中國大學生故事基地落戶遼寧大學。“大學生+故事”是一個令人有些意外的組合,畢竟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大學生和詩詞、故事和兒童似乎更“搭”。但在中國故事節·大學生故事會的發起者,中國民協故事委員會主任,《民間文學》雜志社社長、主編白旭旻看來,這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發展故事的一個有益嘗試,大學生是故事生產的重要群體,他們具備創新思維和創造能力,其所指向的審美趣味和時代需求也能夠為民間文學的發展提供新的方向與動力。“隨著時代的變遷、網絡信息技術的發展、多元媒介的產生,文化傳播逐漸形成了新的模式和框架,民間文學的定義及其傳承體系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如果僅將民間文學固封于紙面與口頭之間,那民間文學將面臨與時代脫節及傳承斷層的危機。”白旭旻說。

  對當代民間文學來說,最不能忽視的一個事實是,包括故事在內的民間文學,在如今小屏幕崛起的時代,已經逐漸過渡到以小屏幕為主要的生存空間,其生產、傳播和消費的方式也因此發生了巨大變革。在同期舉辦的以“大學生”和“小屏幕”、“口頭性”和“網絡化”為關鍵詞的中國民間文學前沿話題學術研討會上,與會專家認為,從“傳統民間文學”“新故事”“當代民間文學”三種形態的發展歷程看,傳播媒介造就了民間文學的形態,同時又對其起著決定性的約束作用,當代的民間文學須借助當代的媒介進行傳播,口頭傳播、文字傳播已經不能充分滿足現代社會的傳播需求,對故事而言,更應該致力于“屏傳”,即以屏幕為介質,將故事的魅力充分展現出來。

  “中國民間文學的歷史,歷經數千年傳統民間文學‘口傳’歷史、60多年新故事的‘文傳’時期、當代民間文學的‘屏傳’時代,有著清晰、完整、獨立、獨特的發生、發展、變異、化生的脈絡。全媒體環境之下的民間文學,即‘屏傳’時代的民間文學,具有足夠的兼容性和包容性,去創造今天的民間文學,去講述今天的故事。”白旭旻說。

  溫州大學教授黃濤也認為,網絡的出現使人們的社會生活發生了深刻變化,社會生活分成了網上生活和網下生活。在新的社會生活下,民俗和民間文學也發生了新變化。口頭傳播力量削弱的同時,網絡傳播形式變得更為廣泛,從故事的傳承性來看,傳統形式逐漸消失,原汁原味的故事很難再現,故事的變異性也變成了枯燥的復制粘貼,而群體性更是直接轉變成非匿名的作品。民間文學的理論也應當適應社會生活的變化進行適當調整,跟上社會變遷的步伐。

  講故事是從人類童年就有的一種行為,正如遼寧大學教授周福巖所認為的,講故事是廣義的敘事活動,是一種和平的形成自我認同和我們認同的一個渠道。因此,講述故事是一種意義的建構,通過敘事、情節的行動模仿,聽者能夠從感官的、情感的或者情境思維的層面,過渡到存在和本體的層面上,理解到故事中的精神世界,這才是講故事的價值所在。

  比起“口傳”和“文傳”,“屏傳”具有同時打破時間和空間界限的特性,但它們都是適合于自身所處時代的傳播媒介。“民俗和生活是同步發展的,在當下,故事仍具有功能性,但當下的故事誰來講述、誰來傾聽,需要進行梳理和實踐。”遼寧大學教授江帆說。

  在中國大學生故事基地,中國民協故事委員會聯合遼寧大學文學院、藝術學院和廣播影視學院等,整合寫作和文學鑒賞、民間文學、民俗學和表演、導演、劇本創作、攝像、播音主持等方面的師生力量,經過兩年多嘗試,共創作20多部民間文學劇本,19個經典故事舞臺劇,200多個故事音頻劇以及1個大型故事舞臺劇《禿尾巴老李》,使原本停留在口頭和紙上的民間文學立體起來。“基于互聯網的電臺、微視頻、直播等現代媒介手段,將古今民間文學與各種表現樣式進行碰撞,可迸發出煥然一新的新文藝樣態。”白旭旻說。

  隨著故事傳播手段的創新,在故事內容的創作上也要重新進行思考,聯系當下的創作實際來看,還需引導故事作者講好今天的故事。“首先要學會關注現實生活,要聚精會神,專注于生活中的新發現,而不是跟風趨時;其次要關注當下社會的普遍情感,當一些美好情感變得越來越可疑的時候,當正義感、責任感等美好的品質被漠視、被曲解的時候,故事創作應該理直氣壯地謳歌真善美,用故事來撫慰當代人的心靈;再次,要加強文學修養和傳統文化的修養,時刻牢記故事是文學樣式之一,要用文學的眼光和文學的理想表達文學的意義。”中國民協副主席、作家劉華說。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
极速pk10-全天极速pk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