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熱點

如何把時代氣質體現在作品里

時間:2019年08月2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怡夢
0

第十六屆中國戲劇節將于10月舉辦,專家學者會診當前戲劇創作——

如何把時代氣質體現在作品里

  第十六屆中國戲劇節將于10月26日至11月12日在福建福州舉辦,約30部優秀劇目將上演,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目前,入選劇目仍在不斷打磨提升,除了主創團隊不懈努力外,受邀為這些劇目“把脈”的戲劇理論評論家也放眼當前戲劇創作整體,與創作者一同探討著努力的方向。

  “時代發展、社會進步迅速,帶來很多新的思想、觀念、認知和審美期待,如何把時代的氣質體現在作品里,如何讓作品的思想內涵更有深度,藝術呈現更加飽滿,更有可看性,是創作者需要不斷探索、提升的。”《人民日報》文藝部原主任劉玉琴表示,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印記和文藝貢獻,讓作品富于新時代的審美風范和精神韻味,讓舞臺上下、創作和欣賞形成有效的共鳴共振,是創作者和評論者共同追求的目標。

  引人入勝、動人心弦、發人深省

  “戲劇創作是具有高度限制性的文學創作,要考慮到行當、演員,要全部通過對話和唱詞來表現,在有限的時間、規定的空間里,把情節在舞臺上呈現出來,要讓觀眾理解,還要有緊張度,寫出人物的個性、內心。”在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毛時安看來,事、人、心,這三個向度都要表現得充分,已經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還要考慮節奏、唱腔的布局,難度就更大了。

  “今天,好的作品應該植根民族基礎,傳遞時代精神和現代意識,形成藝術的表達。”江蘇省劇協名譽主席、戲曲理論家汪人元認為,對于戲劇來說,藝術的表達有三個層面,“引人入勝、動人心弦、發人深省”。

  引人入勝,就是要編好故事。“現在有不少編劇不太會編故事,故事缺乏戲劇性,不抓人,可能題材不錯,但有好的題材不等于就有好的故事。一部戲故事好,表演不好,觀眾也不愛看。所以要特別重視表演藝術創造,避免讓演員成為導演的棋子,尤其是現代戲創作,生活本身也許不那么好看,運用表演把生活變為藝術才好看。音樂、唱腔也非常重要,一出戲沒有好聽的唱腔,不會真正保留在舞臺上,觀眾不會只喜歡看一出戲的文本,一出好戲總是有很多好的唱腔讓人愿意反復聽,甚至學著唱,這是戲曲以歌舞演故事的基本特征決定的。”汪人元說。

  動人心弦,就是要引起觀眾的心靈共鳴。“這要求創作者把重點放在寫人上,特別是寫人的心靈和情感。”汪人元說,“現在有不少戲重事件、輕人物,人物缺乏鮮活真實的質感和濃烈的情感表達。尤其是很多寫先進人物的戲,最常見的寫法就是羅列好人好事,給人物增加很多困厄、麻煩,恰恰缺乏真實深刻的人性表達,這就很難讓人從心里感動。”

  發人深省,就是要讓人思考生活、思考歷史。汪人元認為,創作者要有慧眼,不僅在于選擇題材,更在于發現題材中的價值,要看見更接近本質的現實,讓題材中一般觀眾看不見的價值被看見,創作者既要有理性的深刻,又要有美的頓悟。題材價值不等于作品價值,能不能寫好一個題材,關鍵在于能不能敏銳地從題材中發現、開掘出有價值的題旨,創作者所能看見的深淺程度,以及表達的獨特創造性是決定因素,這考驗的是創作者思想的高度、看待世界的獨到眼光,不是朝夕之功,需要長期修煉、不斷提升。

  審慎選材、投入情感、協調發力

  “現在有些劇本,技術上還是圓熟的,但一看就知道是創作者視為工作、任務去完成的,有些戲看起來好像沒有問題,這恰恰就是它的問題,很全面、很常規,好像都講到了,但沒有異峰突起的藝術力量,像老和尚的帽子——平平塌塌。”毛時安認為,這都源于創作者投入不夠,尤其是感情投入的濃度、力度不夠,對于藝術創作來說是不行的,“首先是投入感情,其次才是想象力、創作技巧等,創作者的投入能讓劇作生出翅膀,抵達、超越觀眾想象的藝術境界。”

  在劉玉琴看來,當下很多劇目還是“要我寫”的結果。“很多地方都有豐富的文化資源,挖掘它們,以此創作出符合新時代的、有審美意味的作品,關鍵是怎么樣從‘要我寫’變成‘我要寫’。”劉玉琴認為,創作者情感、思想的投入,能力的轉換,創意的發揮等在其中要起到很大的作用。“一些作品完成得比較快,缺少積淀、打磨以及認真的審視、把握,思想性、藝術性離設想的高度有差距,離觀眾的審美趣味也有差距,在舞臺上就顯得不那么有分量。需要創作者更好地感悟、吃透這些文化資源,作出創意性的思考。”

  另一方面,不是什么都能寫進戲里。對于一些地方給創作者出的題目,汪人元表示:“有些題目不考慮戲劇規律,有些題目則不考慮劇種特點,不同的劇種對不同題材是有適應性的,有的題材并不適合某個劇種來表達。有些題目不顧及劇團條件。一個劇團最大的優勢是表現什么?要把這種力量、光彩展現出來,把劇團的潛能調動起來,才能出好作品。”

  “影響舞臺藝術能否成功的要素首先是劇本,劇本就像機床,機床不好,做出來的各個部件都有問題,組裝也會有問題。”毛時安表示,劇本的決定性作用不容輕視,而真正要成為一件藝術作品,每個環節都要達到相當的高度,它們之間還不能“打架”,要達成彼此的協調。

  “在思想上,追求深度牽涉著創作者對生活的觀察、感悟,對歷史的概括、提煉和重新構建的能力。在表現上,對創作者的藝術功力又是一重挑戰。”舞臺藝術是一度創作、二度創作等各個環節的綜合性創作,在劉玉琴看來,其中一兩個環節做得很好了,可整體效果依然達不到期望的高度,需要各個環節綜合發力。“目前我們缺乏整體上的集中發力,在形成合力方面還需要進一步協調。”劉玉琴說。

(編輯:詹乃德)
會員服務
极速pk10-全天极速pk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