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建設成果>

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主辦全國文聯網站首屆網絡文藝春晚

  省市文聯的拜年視頻,各地文聯、各文藝家協會推薦上來的音樂、舞蹈、魔術、相聲等節目,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資金零投入、工作人員個位數的情況下,經過巧妙的拼接,呈現了一臺“網絡文藝春晚”。

  “互聯網+”時代,“互聯網+春晚”已經陸續出現了各種創新和嘗試,2016年春節期間,由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主辦、在中國文藝網推出的一臺全國文聯網站網絡文藝春晚,則是發動各地文聯首次通過互聯網所做的一次網絡文藝創新嘗試。短短一個月時間內,在資金零投入、工作人員個位數的情況下,加班加點,借助互聯網的技術和空間,將十幾個省市文聯、文藝家協會推薦上來的節目,巧妙拼接,“張羅”出了一臺“春晚”,的確可謂蠻“拼”的。

  各類創意都能“拼”:

  “節目不局限于傳統舞臺藝術”

  此次網絡文藝春晚的設計,在節目征集之初,就在通知中做了重點說明,即:節目“不局限于傳統舞臺藝術形式”,鼓勵充分應用網絡音樂、微視頻、段子、網絡動漫、網絡主播等形式對節目內容進行再加工再創作。鼓勵反串、聯唱等幽默新穎、積極歡樂、帶有創意和新鮮感、符合網絡傳播特點的節目形式。雖然名為“春晚”,但特意強調了“網絡文藝”的特點,其制作方式也并非實體節目的演出錄制,而是精選視頻的創意化的剪輯串燒。

  這一設計的初衷,是為了鼓勵各地文聯、各級文藝家協會進一步了解、接觸、參與和推動網絡文藝這一新鮮文藝形態的發展,征集對象既然并非局限在實體舞臺演出的節目,而是適宜在網絡空間發布的節目視頻,自然就是鼓勵各地文聯、各級文藝家協會在推薦節目時能突破實體舞臺的局限,不僅將ACG(動畫、漫畫、游戲)等典型的網絡文藝形式包含進來,也能通過各種創意創新,把電影、書法、美術等非傳統舞臺藝術形式包含進來。雖然因為時間太倉促,征集上來的節目最后并沒有特別明顯地體現出這一設計初衷,但依然涌現出了諸如數字新京劇《君生我未生》、沙畫創意MV《孝敬父母不能等》等充滿新意的原創節目。

  各地文聯都來“拼”:

  “變‘獨角戲’為‘大合唱’”

  在本次“春晚”的征集統籌階段,各地文聯、各級文藝家協會紛紛將節目視頻通過各種數字儲存和傳播方式提交上來。其實,節目征集并非強制,上報也沒有任何激勵措施,但很多地方文聯不僅積極響應,提交了眾多優秀節目視頻,還錄制了具有地方特色的拜年視頻,其中甘肅省文聯、山東省音協等甚至還在短短一個月時間,趕制出了一批具有時代和網絡特色的原創節目在本次春晚首發。這些都是劇組始料不及的。

  正是因為眾多參與者的這份熱情,晚會制作充分體現了高效率、低成本的互聯網“共建共享”理念,實現了“眾人拾柴火焰高”的“眾籌”模式。很多地方文聯人認為,這一嘗試借助互聯網創新了調動資源、組織“晚會”的方式,是文聯系統“互聯網+”的一次探索。沈陽市文聯副秘書長張淑華在看過節目后表示,這樣的“網絡春晚”發揮互聯網的優勢,變各地文聯的“獨角戲”為“大合唱”,在全國范圍內,各省、市文聯齊參戰,形成網絡大傳播、文藝大展示、春晚大擂臺的局面,應該繼續精心打造這樣“永不落幕”的網絡空間的“春晚”,為助推社會主義文藝的繁榮與發展貢獻力量。

  編輯制作體現“拼”:

  “編排串燒有想法”

  1月25日,節目征集工作基本完畢,初步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文聯系統春晚節目的素材數據庫,晚會進入了編輯制作階段。但素材數據庫里雖然視頻眾多,卻形式不一、內容不一、水平不一、制作不一,如何編輯出一臺具有統一風格的晚會,又兼顧節目本身的差異性?

  劇組根據節目情況,緊貼時代發展主旋律,首先設定了傳承、創新、夢想、行動、家等幾個大主題,然后一遍遍撰寫修改主持詞,要求主持人用盡量兼顧藝術和科技、主流和網絡文化的語言,將節目“大雜燴”串連成一臺有頭尾、有主題、有重點、有亮點的整體內容,將各地節目的精華部分通過主持人串詞剪輯成一臺晚會。除此之外,劇組還另辟空間,將所有收到的節目注明選送單位,按照原時長掛在了晚會專題頁的下面。

  有人說,數字時代的重要創造方式之一就是對數據庫中的素材進行選擇和再編輯,但新的排列組合并不總意味著簡單重復,相反,體現著優秀的編輯思想,不失為一種再創造。本屆春晚的編導和主持,就是按照這一思路進行的創作嘗試,并得到了多地文聯人的好評。天津市文聯文藝資源中心主任宋建國在看過晚會后說,整臺晚會從頭到尾看,“一帶一路”、中國夢、家、創新、傳承等時代主題突出,節目的編排串燒的確很有想法,當然我更關注的是我們自己上報的節目,而你們的專題頁面設計讓我可以直接單獨點開天津的推薦節目看,這樣的設計很方便、很人性化。

  藝術技術融合“拼”:

  “看得很過癮”

  2月6日,晚會正式在中國文藝網推出。很快,“創新”單元的數字新京劇作品《君生我未生》就在網友中引起了反響。青年戲曲演員儲蘭蘭通過本人的兩個截然不同的全息建模藝術形象,在全息舞臺上演繹了中華古詩詞和京劇藝術結合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無限眷戀,將東方傳統文化之美與數字技術,巧妙地融合在一個適合網絡傳播的創新節目中。

  顯然,“科技+藝術”為網絡文藝創造出更多優秀作品打開了無限空間,傳統藝術也能讓年輕人群體看得很過癮。長春市文聯組聯部主任李馨看后說,整場晚會站在時尚與科技前沿,運用現代科技“武裝”舞臺,利用現代傳播技術多介質呈現,很多節目和主持人串詞充滿了網絡元素,同時采用全媒體平臺直播,通過電腦和手機均能觀看,的確看得很過癮。

  延伸手臂方便“拼”:

  “‘百花迎春’的拓延和補充”

  除了大家名家、精品節目外,這次“春晚”也為基層文藝工作者提供了展示平臺。《微紀錄·青春鼓曲社的故事》就展示了一支扎根社區、免費普及和傳承傳統文化的鼓曲志愿者文藝隊伍,《微紀錄·甘肅文藝支教》則記錄了甘肅省文聯文藝志愿者走入小學實踐美育工作的情況,該校的孩子們共同演唱的兒歌《山花花》,稚嫩純凈,飽含著文藝志愿者的祝福入選了“春晚”的“串燒”,雖然《山花花》的視頻一鏡到底、曝光過度,孩子們整整齊齊地坐在教室里唱歌,似乎也缺乏變換,但正是這些未經包裝、質樸爛漫的作品最能感動觀眾,也最能體現網絡空間的多元性和包容性。

  工具延伸了人類的手臂,互聯網作為當下最先進的工具,無疑也延伸了文聯服務的手臂。青春鼓曲社的青年演員楊菲的節目登上這次春晚后,本人得到了很多網友的鼓勵和回應,所做的基層志愿服務為更多人所知所贊,她激動地表示,希望文聯在今后的工作中,能繼續多提供一些這樣的展示機會,讓更多的基層文藝走上這類展示的舞臺。哈爾濱市曲藝家協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王剛表示,這樣的“網絡春晚”能夠成為全國基層文聯系統創作成果的展示平臺、經驗的交流平臺、活動效果的匯報平臺,可以說是“百花迎春”的拓延和補充。

  張開雙臂大膽“拼”:

  “不要僅限于文聯網內”

  網絡時代,文化多樣;互聯網時代的春晚也更加多元。不同群體組織春晚:不僅有央視春晚,也有職工春晚、二次元春晚、打工者春晚等;不同方式觀看春晚,不僅有電視春晚,也有彈幕春晚、帖吧春晚、微視春晚等。其實,全國文聯網站網絡文藝春晚,只是這些多種嘗試中的一種。

  這臺“拼”出來的“春晚”,因為“拼”而更具包容性,“拼”得下更多藝術門類、更多文藝工作者、更新奇的創意創造和展示傳播,而最終“拼”的則是蘊藏著的更大創造力,“拼”的是“互聯網+”的時代特征——融合和升級。河南省文聯組聯處處長董煥琳說,這個活動的網上宣傳力度還應該加大,不應僅限于文聯網內。作為特邀主持人的中國文化網絡傳播研究會副秘書長曹雅欣在參與制作后也表示,舉辦這樣的“網絡春晚”,對于網絡文藝的創作與嘗試,是一項非常必要而且重要的工作,這不僅僅是在團結全國文聯系統來匯報文藝工作,也是在促進更多的優秀文藝工作者,為我們的傳統節日、我們的網絡空間、我們的時代生活,涌現文藝作品,留下文藝精品。《網絡傳播》雜志主編狄多華的評價更是簡潔明了:“適應大勢,搶占先機,應該堅持下去。”

  當然,因為各種條件和經驗所限,這次網絡文藝春晚的“拼”,也難免粗糙匆忙。在后續反饋中,劇組也聽到“節目應再提前征集”、“視頻色彩效果不夠”、“主持人的裝扮再正規一點”、“串聯臺詞再精煉些”等不少寶貴意見。不過,我們相信下次的網絡文藝春晚能統籌更多資源、凝聚更多力量,能“拼”得更好更出彩。

Copyright 2013-2016 LITERARY AND ART RESOURCE CENTER.CFLA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06586-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5169號

安徽福彩网-购彩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