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絡文藝大家庭>

曲藝迎接數字化時代挑戰:慢節奏如何駛入快車道

杜 佳 劉佳智 王解生

曲藝從業者在行動:這并非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隨著時代發展,數字化世界與現實世界發生著越來越密切的聯系,雙方的交互作用日益加強,信息數字化傳播、多媒體的迅猛發展對人們的生活產生著越來越重要的影響。在中國,很多傳統的生活方式隨之悄然改變——當今時代背景下,評書、鼓曲等等,這些慢條斯理、慣于在劇場和舞臺呈現的,適應國人傳統生活節奏的曲藝藝術門類能否順利駛入依靠多媒體技術架設的快車道?

  一快一慢,內容與形式兩者的懸殊似乎提出了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然而,時勢造英雄,在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面前,還真就出現了敢于第一個吃螃蟹的……

  推送戲曲和曲藝相關知識,以及視頻、音頻賞析,利用微信公眾號處理好感情因素和科學手段的關系,傳統藝術照樣能驕傲地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從內容到形式,利用網絡分享曲藝資源,這無疑給曲藝傳播打開了一片新天地  

  路飛喊你上船啦——評書也“瘋狂” 

  乍一聽“瘋狂”這個詞,懂曲藝的朋友們恐怕要連連搖頭、感到困惑了:在曲藝的眾多曲種當中,評書這種文化內涵深厚的藝術怎么會跟“瘋狂”沾邊了?簡直風馬牛不相及。可是你們知道嗎?在兩位“80后”的攜手努力下,《海賊王》《火影忍者》等等屬于二次元的動漫經典破天荒地走進了評書這門傳統曲藝藝術的殿堂。這在當時絕對稱得上是讓大多數人瞠目結舌的“瘋狂”之舉。

  謝巖,1983年生人,眾多《七龍珠》《海賊王》《火影忍者》等少年熱血動漫忠實擁躉的同齡人之一。從當初的中國曲藝網主編到如今自行創業的北京集賢弘藝文化中心理事長,他已經在大量的從業經驗積累中成長為一名資深的戲曲曲藝策劃人。

  2012年,由謝巖策劃的評書《海賊王》在考拉FM電臺一經推出便引發無數“圍觀”。大家都覺得這種新形式“太好玩了”。有網友留言:“從來沒想過評書還可以說這個。”在考拉電臺上,評書《海賊王》的點播量已達幾百萬次,并且經常有網友在線焦急詢問更新時間。牛刀小試的成功并不是“一拍腦門”、一蹴而就的事,事實上早在上大學期間謝巖就萌生了將自己喜愛的動漫作品《七龍珠》改編為評書的念頭。當他把這個想法在微博上發布之后,網友的反響很強烈,熱情程度甚至遠遠超出了他最初的想象。然而,本來水到渠成的事情卻由于他忙于一個京劇普及項目而不得不暫時擱置下來。這時候一位與他志同道合的伙伴的出現讓事情發生了轉機——謝巖在大學組織興趣社團時的骨干張準主動找到他,說想把與《七龍珠》同樣經典的動漫作品《海賊王》錄制成評書。沒想到兩個青年人的想法冥冥中竟如此不謀而合,于是打造第一部動漫題材評書《海賊王》就這樣被提上了議事日程。為了提高效率,謝巖建議由自己負責評書的推廣,而張準則負責評書的創作和錄制工作,兩人各司其職,默契合作。動漫評書《海賊王》推出后立即獲得了極高的關注度,幾十家媒體都專程采訪了此事,在互聯網上也引起了一陣轟動。很多年青人正是通過這部書才知道有評書這個傳統的曲藝樣式。

  這就是動漫評書誕生的緣起,聽起來異想天開,然而卻在客觀上取得了理想的效果。一切的成功絕不僅僅源于偶然,事實證明了這條路行得通,在謝巖看來一切其實在他意料之中:“這是一條經過很多老先生驗證的路。比方說袁闊成先生最初火遍全國不是因為《五女七貞》,也不是因為《三俠五義》,而是因為他的《紅巖》《烈火金剛》。一個時代需要一個時代的東西。我相信所有人聽了《海賊王》之后首先會承認它是評書。形式無疑是評書的,至于說什么內容我想應當鼓勵打開思路。從評書誕生之日起發展到現在所說的內容一直在變,這一點上老先生們是親身踐行者,他們率先做出了榜樣。”

  多方考察話劇等舞臺藝術新時期的成功模式之后,受之啟發,對于動漫評書這個親手策劃打造的新生事物,謝巖希望它承擔起評書藝術的“科普”工作——吸引更多在信息接收媒介上更偏重于選擇互聯網、新媒體的潛在受眾,使之成為日后可能培養成熟的曲藝觀眾。在如今市場選擇比重逐漸加大、市場實現資源配置功能逐漸強化的背景下,這么做無可厚非——“動漫評書的題材與新鮮的傳播媒介的結合更容易被青年人所接收和關注,很多人就是看過這些評書的入門級作品之后再去找經典欣賞,這是新時期符合人們生活習慣和心理走向的選擇路徑”。

  還沒關注“戲曲曲藝兩門抱”?那你就OUT了 

  每周為大家推送一些戲曲和曲藝方面的相關知識,還有視頻、音頻的賞析,其中很多內容極其珍貴、難得一見——由謝巖和他的團隊策劃主辦的“戲曲曲藝兩門抱”微信公眾號推出后,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內就收獲近萬名粉絲,著實讓人吃了一驚,不少人感到意外:原先一場演出門可羅雀、小眾的傳統藝術啥時候已經這么火了?

  事在人為——處理好感情因素和科學手段的關系,在數字化時代,傳統藝術照樣能驕傲地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日益飆升的關注度背后,恐怕很少有人知道“戲曲曲藝兩門抱”微信公眾號的幕后英雄并非人們想象中的“高齡團”,而是一群自小就對戲曲、曲藝著迷的“80后”“90后”。別看他們年齡都不大,但團隊中無論哪一位對傳統藝術的感情可都不淺:他們手中不但積累了大量的資料,而且各自都有擅長的研究領域。比如說江洵,這位剛剛30歲的青年,從小就喜歡臉譜,機緣際遇有幸拜臉譜界泰斗張金梁為師,研究京劇臉譜藝術,如今已經是知名青年臉譜研究者。新編戲《天下歸心》和《春秋二胥》,都請他參與了臉譜設計。來自杭州的胡靚對南派京劇情有獨鐘,曾在《百家講壇》講述京劇大師梅蘭芳藝術事跡的學者、劇作家翁思再看到胡靚發表的文章后,通過電話聯絡發現胡靚是位年僅25歲的小伙子,不禁贊嘆年紀輕輕便對南派京劇有著如此深入研究的青年人不可多得。“90后”的孫寅生、申子堯致力于京劇老唱片研究;知名網友筱靈通、雪飛、雪晗幾位專攻京劇史料;韓花筱、亡靈兒、老賈3位主攻評劇研究;而佀童強、蔣卯卯、余江、張博則是名副其實的曲藝達人。這些青年研究者懷著對傳統文化特別純粹的感情,投入到事業中來,發揚鉆研、分享的精神,以數字化時代下的科技手段為依托和平臺,為傳統藝術注入了源源不斷的新鮮動力。

  機會從來垂青那些有準備的人——有這么一群深愛傳統藝術,為之“時刻準備著”沖鋒陷陣的人們,加上技術手段助一臂之力,怎么能夠不如虎添翼?恐怕這樣有內涵的公眾號想不火都難!

  不用擔心錢袋,聽遍全國相聲小劇場so easy 

  單個人或單個機構即使再神通廣大,所掌握的資源仍然是有限的。數字化時代,假如整個行業達成共識,協同力量,其所爆發出的能量將是呈幾何倍數增長的。

  目前,謝巖團隊與考拉電臺合作搭建的“相聲小劇場平臺”正是在做一件以整合全國范圍內相聲小劇場為目標的事。迄今與“平臺”簽約的相聲小劇場,每周都會提供演出的劇場實況,由專業團隊進行整合分析以后統一放到考拉電臺專門的頻道里。由于考拉電臺是一個擁有幾千萬注冊用戶的大平臺,產生的傳播效應可想而知。集賢弘藝相聲小劇場開發項目負責人崔駿介紹:“考拉相聲小劇場平臺是基于考拉FM搭建的一個全國的小劇場平臺,其中包含13家全國知名的相聲演出團隊。每周會有幾場演出,每次演出之后錄音,然后把音頻發給我,由我統一上傳到考拉電臺,這樣可以保證每周一次的更新頻率,維系穩定的關注人群。各個演出團隊入駐考拉,可以讓觀眾各取所需,足不出戶就從考拉電臺聽到豐富的節目內容;考拉也可以打破地域的限制,對入駐團隊進行面向全國的宣傳,這是一種雙贏模式。”

  幸福來得就是這么快——從今以后,假如你身在北京,想聽杭州的相聲,那么再也不用耗時費力地安排行程,而是可以通過收聽電臺節目輕松實現愿望,隨時隨地欣賞到喜愛的相聲。這種新興模式無疑已經成為對傳統劇場經營模式的一個有益補充,杭州凱樂匯的“班主”凱文說。

  動漫評書《海賊王》、“O2O”模式、直播……這一切還都只是個開始。這一個個為數字化時代的新新人類們所耳熟能詳的名詞,正藏在新一代曲藝人的尋寶地圖上,等待著他們去發掘和探索,傳統藝術也正煥發出它不竭的生命力。  

   中國曲協在行動:曲藝資源數據化正在加快進行 

  中國曲藝藝術資源庫,這個曲藝資源數據化工程在2015年初立項,由中國文聯文藝資源中心與中國文聯曲藝藝術中心合作實施。這項數據化工程以中國文聯文藝資源中心建設的大型中華文藝資源數據庫為基礎平臺,以中國曲藝家協會成立以來的會員、會史、各大型曲藝獎項和慰問演出活動,以及《曲藝》雜志和豐富的曲藝創作資料等為核心內容。中國曲協對之寄予厚望,希望通過對中國曲藝藝術資源進行系統性的數據化采集與存儲,使之成為中國文聯、中國曲協聯絡、協調、服務曲藝家、曲藝工作者和愛好者的新平臺、新途徑。

  實際上,中國曲協早在2011年就已經開始逐步進行整理、編輯和數據化曲藝資料的基礎工作。2013年,中國文聯文藝資源中心建設的大型中華文藝資源數據庫正式上線,對重要文藝資源進行數據化、網絡化整合,中國曲協立即積極與中國文聯文藝資源中心聯絡、合作,雙方共同承擔起中國曲藝藝術資源庫的建設。

  作為最具影響力的全國性曲藝組織,中國曲協目前擁有全國各省、市、自治區及行業團體會員35個,個人會員數達到5000余人,匯集了中國最優秀的曲藝表演家以及在曲藝理論、創作、研究、傳播、教育等方面卓有成就的專家和人才,發展至今舉辦有中國曲藝牡丹獎、中國曲藝節、全國少數民族曲藝展演、全國少兒曲藝大賽、“送歡笑下基層”、中國曲藝高峰論壇等七項品牌活動,同時也通過《曲藝》雜志等媒體出版機構來推動曲藝的學術研究和技藝交流。不過長期以來,大量的曲藝界文獻資料是以紙質、影像膠片與卡帶等傳統方式保存,一是在長久性的保質存儲技術上難以讓人滿意,二是文藝家與文藝工作者在使用資料時也因缺乏系統化保存導致查找困難,更不便于開發利用。

  據中國曲協負責曲藝資料數據化工程的相關負責人介紹,中國曲藝藝術資源庫建設工程是一個長期項目,2015年的曲藝藝術資料數據化的階段性工作任務共分為3個階段:第一階段進行《曲藝》雜志復刊后的電子化;第二階段進行一至八屆中國曲藝牡丹獎和一至八屆中國曲藝節文字、影音像資料的檔案整理和電子化;第三階段進行全國曲藝小劇場的現狀調研并將調研資料數據化,對入選非遺名錄、瀕臨消失曲種及各個流派傳承人的影音像、作品集、專訪等藝術檔案進行數據化,對中國曲協會史進行收集、整理、編輯、出版,并對資料進行數據化處理。

  為了保證中國曲藝藝術資源庫項目的順利實施,中國曲協在組織保障方面,動員中國曲協綜合部、中國曲協專委會工作部、中國文聯曲藝藝術中心信息資源部、曲藝雜志社等多個部門與中國文聯文藝資源中心組成曲藝藝術資源庫項目工作小組,協調開展項目工作。中國曲協有關負責人表示,中國曲藝藝術資源庫的建設,將使中國曲協利用網絡陣地更多維、更有效地為廣大曲藝家、曲藝工作者、愛好者提供查詢、展示、互動等資源服務,締造聯絡藝術家的新橋梁。

Copyright 2013-2016 LITERARY AND ART RESOURCE CENTER.CFLA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06586-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5169號

极速pk10-全天极速pk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