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絡文藝大家庭>

互聯網能為雜技帶來什么樣的魔力

王渝

互聯網能為雜技帶來什么樣的魔力

——對雜技門類網絡文藝現狀的調查與分析

  雜技是一項以舞臺藝術呈現為主的文藝門類,主要包含雜技和魔術兩個藝術領域,而這兩個領域的藝術性質和受眾又有所區別,使得它們與互聯網結合以后也呈現出不同的面貌。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強調要適應形勢發展,抓好網絡文藝創作生產,加強正面引導力度。《中共中央關于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明確要完善群眾文藝扶持機制,扶持引導包括網絡文藝社群、社區在內的文藝群體及個人廣泛開展創作活動,同時提到大力發展網絡文藝要充分發揮新媒體的獨特優勢,把握傳播規律,加強重點文藝網站建設,善于運用微博、微信、移動客戶端等載體,促進優秀作品多渠道傳輸、多平臺展示、多終端推送。在這樣的政策背景下,中國文聯文藝資源中心從“互聯網+”的核心思想出發,對互聯網時代雜技文藝門類的網絡文藝資源、文藝網站和新媒體移動端的文藝資訊以及雜技門類文藝愛好者的網絡社群等三個方面著手調研,深入剖析了該領域的網絡文藝生態現狀,并提出了存在的問題與解決思路。

  ◎ 雜技網絡用戶:小眾的精彩 

  筆者針對18至60歲的網絡用戶以網上隨機發放問卷形式進行調查,共回收了400份有效問卷。對于“你是否是雜技或魔術愛好者”的問題,僅有60份問卷選擇“是”,占總調研用戶的15%。相比于音樂、舞蹈、戲劇等藝術門類的愛好者比例通常高達調查樣本的70%-80%,雜技在網絡文藝門類中顯得比較小眾,這個規模基礎決定了雜技的網絡文藝發展必然落后于音樂、舞蹈、戲劇等其他舞臺藝術門類。其中對于“你是否在網絡上觀看過雜技或魔術表演視頻”的問題,有157份問卷選擇“是”,占總有效問卷的39.3%。在表示愛好雜技或魔術的60人中,有38人回答“是”,占63.3%。從這個結果可以看出,大部分的雜技或魔術愛好者已經由關注線下的舞臺演出到開始關注網絡文藝資源。但有意思的是,在表示并非雜技愛好者的340人中,有135人表示曾在網絡上觀看過雜技類表演視頻,高達39.7%,經過追查,這部分網絡用戶并沒有刻意地去搜索網上表演視頻資源,而是因為近年各大衛視和央視春晚對劉謙、YIF、傅琰東等魔術名人節目的引進使得魔術在春節期間一度成為媒體炒作熱點,受此影響有機會觀看了網絡視頻。

  然而,與戲劇、音樂、舞蹈等文藝門類正充分利用互聯網傳播行業資訊的趨勢相比,雜技資訊在網絡上的傳播明顯影響微弱。針對“你是否在網絡上接觸過雜技或魔術文藝資訊”的問題,僅有52份問卷選擇“是”,占總有效問卷的13%,這部分網絡資訊主要來源于媒體新聞報道和劉謙等魔術師個人微博等公開平臺。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網絡社群反而在雜技領域顯得較為活躍。在60位雜技或魔術愛好者中,有18位受訪者表示自己曾經登錄過魔術教學交流社區平臺,占30%。

  從針對網絡用戶的調研問卷結果分析中,可以看出,在網絡上雜技是個“小眾”藝術,相比其他舞臺藝術門類,雜技門類的網絡用戶較少;其次,網絡用戶欣賞消費雜技門類的網絡文藝主要來源于網絡視頻,其中,愛好雜技的網絡用戶典型消費方式是將線上視頻作為線下現場表演的補充;愛好魔術的網絡用戶典型消費方式則有兩種,一種是單純欣賞魔術表演或魔術破解,另一種是學習交流。最后,如果將網絡用戶接受雜技類網絡文藝資訊的方式分為主動和被動,則愛好雜技的網絡用戶被動接受媒體報道,但會主動登錄票務網站查詢線下現場演出票務信息;愛好魔術的網絡用戶被動接受“春晚魔術”等熱點炒作,但會主動搜索魔術視頻、瀏覽著名魔術師個人平臺、登錄魔術社區等尋找文藝資源。

  ◎ 雜技網絡文藝行業發展:資源豐富,資訊匱乏 

  通過問卷調查可以看出,雜技和魔術的視頻資源在網絡上已經有一定歷史積累,資源較豐富,在各大網絡視頻平臺上都可以很容易搜索到。

  對騰訊視頻、優酷網、土豆網、愛奇藝、搜狐視頻、樂視網等六大視頻網站雜技類視頻進行統計,結果如下:由于愛奇藝網站的統計量為原創資源+跳轉各大視頻平臺搜索直達結果,可獲取的文藝視頻資源量最多,雜技視頻267萬多個,魔術視頻135.8萬多個;其次是優酷網和土豆網,由于成立時間早、資源積累時間長,優酷網現有雜技視頻4.2萬個,魔術視頻35.6萬個;土豆網現有雜技視頻1.5萬個,魔術視頻13.7萬個。而騰訊擁有最大的獨立網絡用戶群體,所以在騰訊視頻的平臺上雜技門類網絡文藝視頻是訪問量最多的,雜技視頻最高點擊量達到單個視頻2.7億多次,魔術視頻最高點擊量達到單個視頻2億多次;其次是優酷網和土豆網,視頻最高點擊量都在上百萬次至千萬次不等。

  盡管視頻數量在各大視頻網站分布參差不齊,但每個視頻網站在內容經營方面都有獨到之處,資源特征差異較為明顯。騰訊視頻專為魔術愛好者開通了“阿夾魔術秀”——主打“個人秀”的原創達人魔術視頻,作為固定頻道內節目定期更新播出。優酷網以視頻資源積累為主,保存了很多珍貴的演出視頻,例如雜技《抖杠》(由廣州軍區戰士雜技團表演)點擊量達到了666.7萬余次,雜技《天生一對》(由德陽市雜技團表演)點擊量達到666.04萬余次,但是這些視頻上傳時間都在3年以前,清晰度不高給觀看效果造成影響,版權方面也未獲得演出團體或演出場所授權。土豆網主推“明星效應”,簽約魔術師YIF進行紀錄式真人秀,已制作完成兩季以文化交流為主題的魔術表演視頻。搜狐視頻針對春晚前后的魔術熱潮,購買版權制作出2015羊年春晚魔術雜技集,這個集合包含了各大衛視2015年春晚的主打魔術節目,包括東方衛視魔術節目《傅琰東火海逃脫》、環球春晚簡銘宣魔術節目《魔光幻影》等,吸引力很強。愛奇藝作為百度搜索引擎的視頻搜索平臺,開放了面向各大視頻網站的視頻搜索,從愛奇藝的搜索結果可直接跳轉到其他任何一個平臺的雜技類節目視頻。樂視網并未對雜技和魔術視頻采取生產營銷行為。

  作為商業視頻平臺,視頻網站主要通過播放視頻前的貼片廣告和充值會員制服務作為主要盈利模式,但目前的雜技和魔術視頻都可以免費獲取,究其原因,還是由于愛好雜技和魔術的網絡用戶群體較小,且在內容上付費的意愿低,沒有盈利點。所以,各大視頻網站還是通過最傳統的運營方式即“免費提供內容增加點擊量——推送貼片廣告、網頁廣告收費”來支持雜技和魔術的內容生產。

  問卷調研也反映出雜技門類網絡文藝資訊傳播力不強,僅有13%的受訪者表示自己曾經接觸過雜技或魔術的文藝資訊,通過的渠道有新聞媒體報道、網站、網絡社群和新媒體(微博、微信)。

  首先,與雜技相關的文藝類專業網站數量較少。在中國雜技家協會的30個團體會員中,僅有北京雜技家協會、廣東省雜技家協會、山東省雜技家協會三個團體會員有專業網站,占總數的10%,另有一些地方雜技家協會僅在地方文聯或者地方演藝集團網站上掛出簡介頁面,無新聞更新;除了群團組織,一些原中央或地方雜技院團轉企后,為了加強宣傳、適應市場經濟,也建立了專業網站進行院團宣傳并推送票務資訊,然而大部分演出團體網站缺少維護,有的很早就停止更新,更多依賴專業票務網站或者新聞媒體進行宣傳。在23個雜技院團網站中,僅有9個網站目前持續更新,占總量的39.1%,大部分網站已經處于癱瘓停滯狀態。

  盡管專業類網站少,但雜技門類的網絡社區較為活躍,從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原創資訊的不足問題。由于春晚帶來的“魔術熱”和“揭秘熱”,網絡上一度掀起了各種魔術社區,為魔術愛好者提供學習交流平臺。

  目前國內較大的魔術社區,以著名的“愛魔術”論壇為例,發展至今已經擁有超過10萬會員和126萬帖子,其他的大型網絡魔術社區的會員數也大多在萬人以上,說明魔術網絡社區已經初具規模。由于魔術藝術具有天然的吸引力、表現力和普及性,易學易玩,使得愛好者有強烈的學習和交流的意愿,魔術社區的養成正好是這一藝術門類在網絡時代發展的必然產物。社區一般由資源下載、技法講解與展示交流等三個部分構成,滿足魔術初學者與業余愛好者的需求。然而,大部分魔術社區的管理較為松散,成員以“草根”魔術師為主,缺乏專業引導以及魔術表演藝術家參與,甚至有的社群出現了不良內容。

  微博、微信等新媒體平臺的發展擴展了文藝傳播的渠道。雜技門類有官方認證的微信公眾號有數十個,除去已經不活躍的“僵尸號”,正常推送消息且有官方認證的微信公眾號有魔術7個、雜技15個。可見,雜技門類的藝術微信公眾號比較小眾,雜技、魔術加起來一共22個;具體到每個公眾號來看,魔術微信號由學習交流、藝術教育和藝術家個人平臺三種類型構成,單條信息平均閱讀量在1000以上,影響力較大,尤其是魔術師YIF的公眾號,單條信息平均閱讀量在5000以上,說明魔術愛好者網絡群體仍有一定規模,這也可以理解為魔術公眾微信號是魔術社區在移動信息時代的延伸。雜技微信號由社團和演出團體構成,向關注用戶進行社團宣傳和演出信息推介,但影響力較弱,單條信息平均閱讀量在1500以下,雜技的網絡關注群體仍然少于魔術。

  與微信相比,雜技藝術門類的微博更為典型明晰。雜技有官方認證的微博主要為演出團體,關注粉絲普遍在幾百到幾千之間,但有影響力的國內一流演出團體的關注度很高,如山東省雜技團的粉絲數達到3.6萬名,而中國吳橋國際雜技藝術節的粉絲數達到5.8萬名。值得一提的是,雜技劇《武林神話》的關注粉絲達到20余萬名,從中可以看出優秀演出團體和優秀演出劇目在適當的宣傳下,能夠引發網絡關注熱度。

  與雜技相比,魔術有官方認證的微博主要為個人藝術家,如一些院團的優秀魔術表演藝術家以及劉謙、YIF等憑借春晚躋身大眾視野的新晉“網紅”魔術師,粉絲都在數十萬不等。微博作為資訊發布最公開的自媒體,如此龐大的粉絲群說明優秀魔術師已經具備明星級別的影響力,能夠引導網絡文藝愛好群體的注意力。

  ◎ 雜技+互聯網:高難度飛躍之路 

  多年以來,中國雜技一直存在“墻內開花墻外香”的問題,在國際上屢屢獲獎廣受好評,在國內不溫不火。相比于魔術,雜技是一個高度專業化的文藝門類,以表演為主,在舞臺之外缺乏用戶交流和體驗;而魔術雖然普及性較強,但缺乏專業引導則會魚龍混雜。由于藝術性質的特殊性,雜技領域的網絡文藝主要存在四個問題。首先,雜技社團和雜技演出團體宣傳力度不夠,缺乏藝術家之間以及藝術家與文藝愛好者之間溝通交流的平臺;第二,雜技門類缺乏高質量的網絡文藝資源,無法讓線下舞臺藝術在線上得到優質呈現,演出的版權和文藝資源沒有很好地整合協調;第三,魔術網絡社區缺乏統一有效管理和專業指導,導致社區信息混亂;最后,雜技門類的新媒體影響力與其他藝術門類相比較弱,沒能充分發揮新媒體在藝術教育、藝術交流等方面的作用。

  針對以上問題,要發展雜技網絡文藝,需要從文藝宣傳、資源建設、社群維護等幾個方面分別著手。要加強雜技門類社團、演出團體和藝術家的宣傳,社團和演出團體不僅要建立“兩微”客戶端,更要保持更新和資訊推送,杜絕“僵尸號”、“僵尸網站”,恢復網絡用戶和文藝工作者對宣傳渠道的關注度;鼓勵支持演出團體通過多種方式進行文藝資訊宣傳,如跟瀏覽量大的票務網站、文藝類網站合作,建立獨立頁面,或與演出節目項目捆綁宣傳等等,千方百計擴大影響力;鼓勵支持雜技門類藝術家通過微博、微信等公開渠道與網絡用戶積極互動交流,呈現藝術生活的方方面面,通過網絡影響力吸引更多“粉絲”,同時為雜技門類帶來更多的愛好者。在網絡資源方面,要對雜技門類文藝資源進行整合利用,使之真正為藝術家、網絡用戶所用。鼓勵演出單位、演出場所、藝術家和視頻網站進行全方位合作,以現場直播、高清視頻等方式,利用新技術、新手段對優秀節目作高質量網絡呈現;鼓勵院團對視頻資料進行有效管理和版權交易,讓資料庫里的資源“活起來”,最終通過網絡讓資源產生應有的價值。對魔術網絡社區建立專業指導組織進行規范化管理,清除不良信息,營造良好風氣;讓藝術家走進網絡社區開設個人專區與魔術愛好者交流,加強網絡社區的專業性、功能性。

  在互聯網時代,文藝搭乘互聯網的快車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雜技門類文藝工作者本身要加強“互聯網+”意識,充分發揮“兩微”客戶端的優勢,擴大行業規模,搭建業內平臺,讓雜技門類趕上互聯網時代的浪潮,煥發新的生命力。

 

通過微信官方認證的魔術類公眾號統計 

 

通過微信官方認證的雜技類公眾號統計 

Copyright 2013-2016 LITERARY AND ART RESOURCE CENTER.CFLA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06586-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5169號

极速pk10-全天极速pk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