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迎接網絡文藝的黃金時代>

王磊:數字音樂的商業模式

  從數字音樂的用戶量上來看,各家數據顯示在線音樂領域的三巨頭是KAT, K就是酷狗和酷我。但酷我和酷狗現在已經被騰訊收購了,所以今天,K已經不存在了,這樣本來排名第四的“百度音樂”才有幸躋身三甲,這個格局就再次變成了我們熟悉的BAT。

  在線音樂市場的排名和用戶量上的排名有些不同。其排序第一、第二依舊是酷我和酷狗,很多人沿襲了在PC端聽音樂的習慣,以“酷我音樂盒”為代表,酷我和酷狗在這塊的優勢比較明顯。除此之外,他們還采取泛娛樂平臺戰略,模塊功能劃分清晰,因此用戶體驗很好,我想,這是保持用戶活躍度的關鍵。網易云音樂則采取了社交戰略,它不僅僅是一個曲庫加一個播放器,而是形成了不同的社區,社交增加了用戶黏度;而QQ音樂則主要是依靠手機QQ導流,雖然騰訊的用戶量是第一,但其活躍度并不理想,所以,它在在線市場這一點上反而不是第一,我想主要原因是因為界面比較單一。

  其實現在各大音樂平臺并不賺錢。這個或許可以追溯到唱片時代,大家分不清盜版和正版,只知道盜版比較便宜,正版比較貴,為后面數字音樂的困境埋下了伏筆。而2000年左右的互聯網1.0時代,網上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能免費下載,這就更加培養了用戶免費使用的習慣。所以今天要扭轉這個格局,除了等大家逐漸形成付費聽歌的習慣外,也要想方設法創新各種營收模式。

  那么,現在數字音樂平臺的商業營收主要有哪些模式?

  首先是商業廣告,這個也是用戶比較反感的,我打開一個產品,先給我來一個廣告,不過為了苦哈哈的音樂產品,請大家給點寬容。第二個就是會員收費,在5億數字音樂用戶中,付費會員人數各個平臺相加也就60萬人左右,所以更要向這60萬付費用戶致敬。第三個是獨家版權運營,包括代理加自制。例如,騰訊買了索尼和華納世界兩大唱片公司的獨家版權,也就是說你聽這些內容最好的選擇只能到QQ音樂去聽。而阿里音樂則獨家代理了李宗盛、五月天、梁靜茹、羅大佑、齊秦等這些人所在的那家唱片公司,你要想聽這些內容,只能去阿里星球或蝦米音樂。第四是游戲聯運,酷狗、酷我上面都有游戲頻道,可以通過跟游戲聯運獲取一部分的營收,酷狗甚至借此孵化出一個叫繁星的直播平臺。第五就是所謂的VIP商城,音樂平臺會跟銀行的信用卡體系做一個全面的打通, VIP商城既包含信用卡積分兌換,本身也可以是一個銷售平臺。

  我想重點說一說的是第六音樂硬件和第七O2O。

  未來可能會出現所謂的音樂電視機,像音樂耳機、智能耳機、智能音響、智能車載音樂系統這些智能硬件其實都已經在研發之中。目前各大音樂平臺都開始積極地向硬件市場發展,比如酷我、酷狗、樂視、網易云音樂、喜馬拉雅等先后提出了各類的音樂硬件,其中酷狗的K 1耳機半年內銷售24萬條,在淘寶藍牙耳機品類連續5個月保持銷量第一。由此可以窺見音樂硬件這個市場的規模。

  第七就是線上對線下。音樂平臺會有線上票務和演出入口,提供一站式服務。而Live House就是O 2 O的一種模式,中國現在至少是113個城市都有Live House,不管規模大小,藝人能在那兒做表演,都是一個可喜的現象。當然,還有演唱會,除了張學友、周杰倫等大型的演唱會,還可以做音樂節,不同地方有不同風俗民情,音樂節自然也可以和旅游結合起來。除此之外,還有基于粉絲經濟的各種線下活動,包括粉絲打榜、粉絲應援、明星互動和各種周邊產品。

  現在,各大平臺都有各自的規劃,我想,借助不同模式,完全可以使音樂平臺變成互動社群,有了互動社群氛圍就有了用戶黏性,有了用戶黏性就會反哺回來,對數字音樂平臺的收支起一定積極作用。當然我們不僅期待著用戶反哺平臺讓數字音樂平臺進化成以平臺為基礎的音樂娛樂鏈條,也希望平臺能反哺音樂行業。從2015年8月1日開始,國家版權局規定,網絡上所有未經授權的歌曲全部都要下線,今天,這些數字音樂平臺每年要向唱片公司支付超過15億元人民幣的版權費,唱片公司即使什么都不干,也可以拿到15億元人民幣。

  這個時候沒有理由生產不出好作品。而好作品,比什么對音樂行業都更重要!

Copyright 2013-2016 LITERARY AND ART RESOURCE CENTER.CFLA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06586-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5169號

极速pk10-全天极速pk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