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迎接網絡文藝的黃金時代>

曾進:當網紅經濟和知識達人相遇

  2015年福布斯的一組封面,報道了Youtube上最賺錢的網紅。排名第一的是一個20多歲的瑞典男孩子,在Youtube上每天播放自己打游戲的視頻,兩年攢了470萬粉絲和1200萬美金。另外還有位普通的越南姑娘,專門展示自己的時裝。我們的問題是,網絡時代誰能成網紅?如果說“素人” ——普通人——在崛起,他們為什么會崛起?

  其實網紅很早就有,但2016年才被譽為網紅經濟的元年。今年5月23日,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主要針對電商網紅和直播網紅,對網紅2018年的經濟價值進行了一個預估: 528億元,相當于中國一年的電影票房的總和和某些省級財政一年的總收入。

  “網紅經濟”并非突然蹦出來的,他后面站著電子商務,站著直播元年,站著分享經濟。

  回想一下,天涯時代有慕容雪村和寧財神, PC時代有安妮寶貝,社交時代有芙蓉姐姐,可只有張大奕比較幸運,在電商年代踩上了點,成為了一夜能賣兩千萬元服裝的電商網紅。此前,經濟規模沒形成,再紅也無法如此變現。還有papi醬,今年號稱“直播元年” 。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家發現papi醬這樣一個大四姑娘,突然被風投投了1200萬元人民幣,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真的非常有意味。但有趣的是,張大奕做一場直播有40萬人觀看, papi醬可能有2000萬人,但前者產生了2000萬元交易額,后者只獲得了90萬元打賞。與此同時,比起他們,電競網紅MISS可能知道的人要少得多,但她一年的收入可是4000萬元人民幣。所以一個網紅賺錢不賺錢,得看她背后的產業有沒有起來。張大奕紅是因為有12萬億元的中國電子商務, MISS紅是因為她依托著整個游戲產業,而papi醬盡管有將近2000萬粉絲,但是她的這2000萬粉絲并沒有變現的能力。

  另一個問題是我們為什么會需要網紅。舉一個非常不恰當的例子,就是說譬如我們上網就像進入一個非常大的shopping mall,你到處找,可不知道什么東西在哪兒。這個時候呢,突然來了一個很漂亮的女導購,說我也喜歡什么東西,也在玩什么游戲,而這個人又很親切,網紅的價值就出現了,他是人格化的篩選器,幫大家省去了在商場亂逛的時間,在信息爆炸的時代幫我們過濾信息,我覺得這是網紅最大的意義,也是素人最大的意義。他不像明星,譬如陳坤穿阿瑪尼,可他不可能幫你做導購員,他推的東西也不是你需要的,但一個素人推薦的面膜,或者是一個知心大姐姐推送的雞湯文,或一些知識網紅告訴你他的書是怎樣的,卻可能對于你非常有意義。

  所以說網紅沒有高低之分,他代表了不同產業鏈和不同用戶群體。譬如女性可能更關注直播時尚類,這個時候自然會出現一些這個群類里的“顏值”網紅;而我們做的知識達人,可能更多是在垂直細分領域里的意見領袖,其實我們公司創辦的初心就是想讓所有人能通過互聯網解決自己所有的問題,無論你孩子求學還是你寫作上有問題,都可以找到相關的專家去問,于是我們就成立了這家定位為知識分享的公司。在我們做的項目里,現在比較火的是分答,可能因為大家覺得分答比較好玩。當然在好玩兒、新奇之外,我覺得真正能夠留存下來、同時也是我們的重要資源的是那些專業人士。

  在上線一個多月的時候,我們去梳理內部50多萬答復,發現分答上有5000多個醫生。這個時候就出現了一位“兒科男神崔玉濤” ,他在微博上有547萬粉絲,我們當時就想了,要把他打造成為一個垂直領域的意見領袖。他上線46天,回答了400個問題,賺了17萬元,平均420元一分鐘,基本上都是很有針對性的兒科問題。他每天收到的問題差不多有1000多條,但只回答其中的10個,按照這樣的節奏,基本上他把自己的內容也沉淀下來了。當然,我們也幫他做了一些分類:這些是牙疼問題,這些是母親焦慮問題,那些是過度養護問題。我們把本來只有一分鐘的回答和其同類放在一起,做成一些10分鐘的小音頻,再做二次傳播,崔玉濤同時也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傳播。當然,崔玉濤也肯給我們站臺、拍廣告、做公益,這是因為當一個平臺和一個網紅有了良性互動,他們的關系就會發生一些真正的轉化。

  在知識分享這個領域,我們真的想認認真真地做,我們相信如果一個平臺認認真真地去做一些意見領袖,幫他們做宣傳和正能量的傳播,意見領袖也會得到想要的東西。順便說一句,我們后來把崔玉濤賺的17萬元連同分答10 %的提成,都捐給了韓紅的慈善基金會。因為崔玉濤一開始就說,我其實更想讓大家來提一些好問題。

Copyright 2013-2016 LITERARY AND ART RESOURCE CENTER.CFLA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06586-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5169號

极速pk10-全天极速pk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