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電視>熱點推薦

《長安十二時辰》:文化底色沉淀出的品質“厚度”

時間:2019年07月05日 來源:光明網-文藝評論頻道 作者:楊昕
0

  在大唐萬人空巷的節日盛況中,千年長安的繁榮風貌在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中畫卷式地緩緩鋪開。細細品味《長安十二時辰》,人氣和口碑俱佳的背后,是細微之處的精心雕琢和整體基調的用心考量。該劇以文化為底色,讓我們看到了國產劇的靜心沉淀和品質回歸。

  文化根基+細節打磨:品質源于沉淀

  “昭昭有唐,天俾萬國”。《長安十二時辰》勾勒出國富民強的盛世景象和四方來朝的燦爛文明。以大唐盛世、長安、上元節十二時辰為切入點的故事背景,奠定了全劇的文化底蘊和戲劇化色彩。熙攘繁盛的盛世光景令人心馳神往;“十二時辰”的濃縮時間意味著高度集中的矛盾和沖突,緊迫感驟升;四方交融的多元文明,讓故事擁有了變化莫測的發展方向。

  除了具備了引人入勝的文化內核,長周期、大體量制作也賦予了作品品質保證。拍攝217天,共1911場戲,劇組人員常態1300人,群眾約30000人次,跟組23000人次,前景特約5000人次,客串及專業演員2500人次。從服飾、妝發、禮儀、建筑到文化考究,制作團隊反復推敲,時間和投入的量變積累下,實現了藝術效果的質變。

  全劇開篇第一個人物就帶著濃郁的唐代妝容,瞬間給人夢回大唐之感。無論是根據殘建遺址和唐代建筑資料設計的花萼相輝樓;反映時代密切的胡漢交融的特色服飾,以花紋彰顯身份的綾羅絹紗;李必從后往前豎插的子午簪,男性角色卷曲上翹的胡子;貴族、庶民皆行的叉手禮,唱喏的應答禮俗……每個微乎其微的細節都借由壁畫、雕塑、史料等多方歷史考察,力求盡可能地貼近時代,還原千年前的大唐風貌。

  在人物的塑造上,《長安十二時辰》的角色是立體的。外表果斷冷靜、與世無爭的李必內心卻是少年為生民立命、開萬世太平的熱血赤忱;濫殺無數的狼衛看到理發店老板天真無邪的女兒,想到自己的孩子,也有著念家的柔軟面。人物的多面性讓角色變得鮮活,也為劇情走向提供了更飽滿的心理動因。當小人物的個體經歷與國家命運交織,時代大潮下的使命感和情系蒼生的家國情懷令人動容。

  用電影的方式“說話”:富有力度的影視表達

  《長安十二時辰》的美學構建離不開層次豐富的影視化表達。從運鏡、畫面風格到敘事節奏,跌宕多變的節奏拓寬了戲劇的張力,情緒和細節在劇中高密度濃縮式的呈現,處處彰顯著電影的質感。

  從色彩出發,《長安十二時辰》滲透的大唐美學質樸而瑰麗,撥動著千古長安的脈搏。黑白灰基調營造出整體的穩重感,再輔以青綠色調的清冷,沉郁紫色金色的奢華神秘,暖黃光芒的希望與溫暖,用古色碰撞出濃烈的情緒。貫穿全劇的還有中國美學獨有的“紅”,“紅”象征著光明生機、繁盛祥和,由中國紅和與之互補的青色延伸出的色彩體系,以色調的強對比將情緒推向熾烈。在光的運用上,灼目的陽光用刺痛感訴說渴望,極度沉重和極致璀璨,大光比強反差的視覺沖擊下,《長安十二時辰》“硬”的氣質得以突顯。

  如何精準地還原“盛世感”?《長安十二時辰》巧妙地組合了多種運動鏡頭,在推拉搖移和升降鏡頭的穿插運用中,前景和后景的主體不斷置換,寥寥幾筆,舊時長安的千古風貌和眾生百態得以在觀眾眼前“全景式”展開。移步換景的運鏡,完成了短時間內高密度的信息量鋪陳;一鏡到底增加了畫面的流動感和觀眾的臨場感。而微距鏡頭、低角度地面視角等極端角度的豐富細節,則使戲劇性和畫面質感得以提升。

  在敘事節奏上,《長安十二時辰》拒絕平鋪直敘。每個角色看似關聯甚微的劇情“點”,經由細節發生勾連,劇情的推進是穿插交錯的,編織出復雜的“故事網”。鼓點的運用獨具匠心,激烈打斗之處,劍拔弩張之時,漸入漸強的鼓點刺激著觀眾的心跳,緊張的氛圍油然而生。當鼓聲驟收,故事暫歸平靜,觀眾緊繃的情緒也得以“喘息”。戲劇節奏緊湊,劇中的情緒鋪墊卻很 “慢”。十二個時辰的時間維度被拓寬和拉長,表面舒緩的眉眼和話語中,卻在細微之處透露著令人屏息的鋒利感。在大張大馳的節奏下,整體氛圍戲劇的張力不降反升。

  審美共鳴:歷史之美,永遠不會過時

  除卻精良的制作和嚴謹的文化考量帶來的視聽享受,《長安十二時辰》還提供了與觀眾心理訴求適配的文化內核。觀眾亟待傳統文化之魂的回歸背后,實則是一個盛世對另一個盛世的“緬懷”。極度發達的經濟文化背景下,催生出的大唐美學,包容開明、自由張揚、華麗大氣,有著靈動鮮活的藝術美感,以此為據的《長安十二時辰》觸動了觀眾對極致美的追求;千年前古都流淌的淳樸民風也符合觀眾的社會愿景。

  《長安十二時辰》之美,美在畫面,更在人文。千古長安綻放的絢爛光景,劇中角色的堅守和擔當,使文化的魅力歷久彌新。當劇集被賦予了文化的厚度,個體情感和集體記憶的共振已然發生。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
极速pk10-全天极速pk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