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音樂>資訊

互聯網時代,音樂作品質量如何把關?

時間:2019年07月1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聞靜
0

  互聯網賦予中國原創音樂全新的產業模式與審美特質,互聯網音樂與傳統音樂的邊界逐漸模糊,近來,隨著《這!就是原創》《我是唱作人》等綜藝節目的火爆,更多具有互聯網基因的原創音樂成為行業主體。

  數字時代,新的音樂宣傳推廣機制逐步建立,網絡成為大量原創音樂作品的聚集地。由于音樂發行方式的改變,一些“快餐式”網絡歌曲涌入市場,以簡單重復的旋律、直白的歌詞獲取大量聽眾。但與此同時,行業缺乏規范與標準的弊端也逐漸顯現,一些作品淪為“劣質快餐”,以粗制濫造、低成本復制,跟風生產出“標題黨”歌曲,欺騙流量、牟取利益、擾亂市場,在某種程度上阻礙了音樂創作甚至整個行業的發展。

  曾經,音樂的制作與發行由傳統唱片公司等專業音樂機構主導,音樂的傳播也是通過廣播、電視等傳統媒體,或者以唱片為介質、經過多級分銷渠道,最終擺放在唱片零售貨架上。互聯網弱化了各種音樂機構間的層級差異,整個行業開始變得“扁平”,越來越多的歌曲誕生于互聯網,享受著中國音樂市場的流量紅利。

  然而,近年來行業出現了浮躁風氣,一些缺乏專業素養的制作人,企圖復制那些走紅網絡的神曲模式,開始打造“流水線上生產的口水歌”。事實上,降低音樂創作門檻不代表沒有門檻,人們接受網絡歌曲的態度,更不應被利用來產出低質、不達標的歌曲。當越來越多“自學成才”的制作人參與到音樂創作中來,如何衡量眾多網絡歌曲的價值,成為一個新命題。

  音樂作品價值的難以衡量,也體現在混亂不清的作品價格上。以編曲為例,樂評人“自行車飛奔”曾表示,編曲是一門綜合性很強、要求既高又廣的技術,不同編曲人的水平差距非常大。盡管合理的編曲收費在成品每分鐘1000元左右、每首3500元至7000元之間,但實際上,頭部編曲人邀約多到忙不過來,而基層編曲工作者或是為了爭取項目采取低價競爭,或是因為自身水平一般,以極低的價格拿到訂單后交出十分粗糙的作品,這些都在很大程度上拉低了行業的整體收入水平。

  對于歌曲的價值,中國傳媒大學音樂與錄音藝術學院張豐艷曾提出,“不應從審美上評價一種音樂風格的好壞,但可以從錄音品質、唱歌技巧等硬性指標去評判歌曲的質量。”歌手陳粒也在《這就是原創》節目中表示,“每一個人的審美都值得被尊重。”然而,拋開每個人對音樂藝術風格喜好不同的問題,不管是錄音品質還是唱歌技巧,實際上目前都難以找到一個行業公認的標準。

  在互聯網時代,行業依然需要一個對音樂作品質量進行把關的環節,技術改變了音樂的生產方式和傳播渠道,而非音樂質量。當前,許多互聯網平臺均推出了各類音樂人扶持計劃、賽事等,利用資源優勢幫助音樂人推廣其原創作品,平臺可以聘用專業人士把控音樂作品質量。同時,單個企業制定的標準不一定能充分考量并平衡多方訴求,更有效的解決方案則是由相關部門或行業協會出臺評定作品質量的標準,并由中立機構對作品定價進行核準。

  2018年,美國《音樂現代化法案》正式生效,改變了確定機械復制版稅的方式,并創制了一項基于“雙方自愿”的版稅認定標準,由版稅委員會根據市場變化靈活定價。權利人和音樂作品集體管理組織提出他們認為合理的報價,并提供相關證據證明作品在市場中的真實價值,再由委員會采納其作為版稅標準的認定依據。

  我國的版權部門、行業協會亦可創新舉措,與權利人、音樂公司共同制定符合市場變化以及行業發展的普適準則。要求互聯網平臺對音樂作品質量負責,可能意味著平臺需要投入更多財力、物力到人才建設上,當然,平臺也可以與專業音樂機構進行合作,在教育、藝人孵化、音樂制作等多方面獲得專業支持,有效彌補平臺自身的不足。音樂行業標準化建設需要時間,一切呼吁也需落實到具體的行動上來。至少,發現問題所在,是著手解決行業癥結的第一步。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
极速pk10-全天极速pk10走势图